2049年,咱们还约吗?

文/陈崇坚

▲本文是我准备的讲稿,但现场发言时即兴发挥了。与王维圳向同学们约跑“生命马拉松”……

组委会说这是咱们79年级最后的一次大聚会了,但许多同学都不同意。我建议曾骏文,不如把最后的一次大聚会推到2049年吧。

今年曾路平去世,大家都很伤心。他是非常平和、灵巧的同学,小提琴拉得出神入化,还是位好医生。按理说,好人长寿,坏人也长寿,不好不坏的人才折寿。他起码能活到2049才对。

1、我们的聚会有什么意义吗?

我不太喜欢无目的的聚会。聚会总得做件什么事情才好。几年前,已经是马拉松达人的王维圳想与我、刘同学相约,跑步去从化。因为读书时,咱仨人有天饭后散步,结果我与王维圳走到了70公里外的从化。刘同学更厉害,他走35公里后,居然自己走回广州,同样走了70公里。

我认为这是个有意义的聚会,便答应了王维圳,开始练习马拉松。王维圳建了一个小群,鼓励我们。我练了一年,半马才跑到2小时16分,勉强进入了高级跑者行列。刘同学呢?行走了几次5公里就没有回音了。我让王维圳拉我进何超的79大群里,看有没有同学与咱俩相约跑去从化。结果,除了北美的王希松有点跃跃欲试,没人搭理我们。

后来曾路平去世。有感于生命无常,我收集了各种数据,写了篇小文《如何生存在120岁的曲线上?如何60岁有40岁的形神?》,提出一个小目标:真懂医学的,有智慧的、理应比常人多活5-7岁。就是同学们都要活过87岁——这是要跑一场更有意义的“生命马拉松”。

没想到,我提出“活过87岁”这个小目标大家反响挺大。何超已经开始行动了,他准备人生的下半场不再做保险,做肿瘤预防。现在在这里聊这个话题,我希望有更多的同学与我们一起跑这场“生命马拉松”。

我们年级的同学大部分都是1962年出生的,87岁刚好是2049年,2049年刚好是我们认识的70周年。

2、我们能比常人多活5-7岁吗?

我以为,预防好癌症、心脑血管病,就可以大概率活过87岁了。因为这是中国城市死亡顺因的前三位。

感谢杨默,他在北京协和医院工作时亲自调查过,帮我总结得更好,还提出了新的见解。

要活到87岁,我第一个约王维圳,这家伙常年跑马拉松,我想他的体质肯定很好。他却说:“既是寿命,就关乎命。命,不是人说了算的。”这话回得太华丽,太炫。

▲与许志恩、李可上、杨默教授合影

我与许志恩讨论87岁聚会,他是神经内科专家,思考的角度就跟杨默不一样了。他告诉我,如果87岁我们要聚会,仅仅预防肿瘤、心脑血管病是不够的。还要预防阿尔茨海默病(一种老年痴呆,简称AD)。我查阅《默克手册》,85岁AD发病率45%以上。目前虽然有一种药物比较有效,但有效率只有1%。而且,许多大药厂都放弃了治疗AD的研究。

我提出了一种或许可以预防AD的方法,许志恩认同。他在收集更多资料,希望可以解决这个问题。否则……能参加2049聚会的同学一定不多。

3、相约2049,为什么顾薇会很有信心?

顾薇同学以前有糖尿病,但她近年减重 30斤,不用再吃药了。在同学群里推广她的“功能医学”。周政高血压10来年了,学了她那套东西,竟然可以控制高血压,不再用药物。

我读过李延兵同学发表在《柳叶刀》的论文,知道控制某些糖尿病是可以不用药物的。但,终身用药才是高血压的治疗指南,不是吗?

与学了“功能医学”的顾薇交流,竟然有许多共识。她的“能量说”与我从“耗散结构”理论中推导出来的一些新医学知识很接近。

不说“能量”如此炫的道理了,说简单的:慢性病由不良的生活习惯与饮食习惯引起,年轻的时候,我们身体很强,掩盖了许多毛病。当老了,弱了,坏习惯就以疾病的方式表现出来。许多慢性病都是多原因的,治疗慢性病必须找出各种致病的原因,改变工作、生活中的不良习惯与饮食结构,而不是努力去找某种药物或者做某个手术。

我们这年龄,该学会照顾自己了,起码可以治好自己的失眠、糖尿病、高血压、颈椎病……这些小病。真的,如果你换种思维,治疗这些小病根本无需药物。

4、相约2049,要讲实力的,你有吗?

有统计资料,63.60%的医生健康指数不及格,越年轻的身体越差。医生比普通人更不自律,可能懂得更多更加有恃无恐吧。要活过87岁需要自律,并不是懂得更多。

喝了10吨酒之后,我发现自己全身是病,于是成了自己的医生。关于喝酒,我年轻时有句名言:半斤也醉,两斤也醉,为什么不醉个痛快呢?有次我真喝了两斤白酒,休克了……

2008年,我身上危险部位的长了个肿瘤,癌胚抗原阳性……我却不手术、不放疗、不化疗、不做免疫治疗、甚至不用药物、不用保健品……竟然依靠“身体的力量”把肿瘤消除了。

我认为,严格执行以下图表的内容,我们大部分人可以相约2049。

这是2018年美国癌症研究所(AICR)与世界癌症研究基金会(WCRF)联合发布的内容,他们说有证据表明,可以预防约40%的癌症。

这也是我2008年开始严格执行的部分内容,我认为非常值得推荐。不但可以防治癌症,应该也可以预防心、脑血管病。

5、感动多么遥远

很远,真的很遥远……我不太了解其他班、其它宿舍的情况,但我住的3206宿舍,张重安,蒙涛已经离开我们多年;而咱们2班,人刚刚在微信群里聚齐,曾路平却远去了。

远攀入云层里的喜马拉雅
远似孤独冰冷的西伯利亚
远到今生飘零浪迹天涯
远到了千年后的恩情挥洒

一一这是罗大佑1994年遥望2000年时说的。而我遥望2049年,感动同样遥远!

远如前生隔世的雪原
远如来世千載万里冰川
远到今生相逢不曾相识
远到走尽青春白发三千

但无论多么遥远,2049年,我希望咱们年级还有一次大聚会,每个人都健在,像现在一样,可以来去自如,无须别人照顾。

后记

没想到,我在2019年的年级聚会上提出“相约2049”引起了同学们极大的兴趣。看到咱年级的院士候选人,还有非典英雄都出来站台造势了,实在惊讶!

▲感谢院士候选人带领同学们做出2049的支持手势,感谢各位同学!

想参加2049的聚会现在还只是愿望。要做到“87岁来去自如,无需照顾”需要实力的,我是技术派的,开始研究“87岁来去自如”课题,越来越有信心为想参加2049的聚会的同学提供技术帮助……

▲很少发朋友圈的,感谢同学们的支持……

开始第二课《如何延长端粒》研究,收到北美陈忠良同学的资料,衷心感谢!作为学科创始人,陈同学可能是阅读文献最多的教授。

▲感谢咱们长江学者的支持

能得到中山医79级各大学阈与学科领袖们的支持,“相约2049”并非戏言。

▲我曾与李同学代表79年级跑了一次失败的长跑,我俩一直耿耿于怀……李同学杰出的成就,使得中国治疗艾滋病像治疗高血压一样简单,价格只是欧美的1/6。感谢李同学豪情仍在,领跑生命马拉松。

本来只是约跑广州-从化70公里的,由于没人响应,结果变成了约跑”2049生命马拉松″了。

我喜欢活在120岁的曲线上,60岁我大概率会有40岁的身体。如果不小心活到90岁,得有60岁的身体。

“87岁来去自如”是我目前的课题。我认为无需“转基因、干细胞”等高新技术,能合理选择使用目前公开的技术就可以实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