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界观不同世界就是不同,新冠病毒流行期间的思考

疫情期间,大学同学群里与其他微信群没什么两样,大家争吵不休。我发现很多中国医生与很多美国医生在世界观上有很大的差距。用一位同学的评论:“他们只相信自己愿意相信的东西!先站队,然后选择性的接受信息。”

人一站队,智商就归零。我们这群高考成绩非常优秀的同学,应该没有弱智的(与现在80%以上的录取率不同,1979年是史上第二难的高考,录取率不到6%,中山医学院是当时中国四大重点医学院),但讨论新冠病毒时,竟然有许多不经大脑的、没有常识的发言。

一、戴口罩问题其实是三观问题

欧美感染人数不断增长,意大利西班牙、英美法国死亡率超过了10%,美国感染人数朝100万进军,这样的数据让人悲衰。这段时间,我一直在想一个很简单的问题,戴口罩隔离就可以预防新冠病毒,为什么对欧美人这么难?他们的医生在电视上教大家预防新冠病毒,竟然戴手套不戴口罩。预防呼吸道传染病,戴手套不戴口罩,这是什么逻辑?

新冠病毒在考验各国政府与人民的三观,在短期效果来看,中国是正确的、高效的,而欧美国家的许多做法让人大跌眼镜。但长期效果我们英不知道谁更正确?

病毒在考验各国领导人的智慧,我很好奇,为什么美国病毒大流行特朗普的支持率反而更高,一位纽约的大学同学如此告诉我:


▲一位在纽约的大学同学的观点

也许特朗普推广羟氯喹在美国医生们看来是明智的,但他为什么也不建议戴口罩?为什么戴口罩预防呼吸道传染病这么简单的事对欧美人这么难?——我想,这可能与他们的三观有关。当人生观、世界观、价值观不同,我们做出的选择一定不同。


▲美国密歇根州戴口罩的持枪示威者

看新闻,美国有些州出现了示威集会。看到照片后我好像明白为什么他们不建议戴口罩了。


▲美国密歇根州蒙脸与不蒙脸的持枪示威者

欧美有“禁蒙脸法”,欧美人不戴口罩是有原因的。他们允许个人持枪,所以就得有禁蒙面法来对冲?也许在他们的三观里,除了病人戴口罩,普通人蒙脸非但违背习俗,甚至是违法的,只有暴徒和准备实施犯罪时才需要面蒙,所以他们打死不肯戴口罩?领导人更不能戴口罩?……

我没在欧美生活过,我真不知道他们的逻辑。在大学的同学群里,国外的医生与国内的医生为各种小事争吵不休,最后都能上升到“三观不合”这样重大的问题上,造成情感撕裂。我想起稻盛和夫的提问:“作为人,何为正确?”

二、世界观不同世界就是不同

稻盛和夫是经营之神,创立过两家世界500强公司,78岁时,应日本政府的邀请,接手破产的日本航空,一年后公司起死回生。在稻盛和夫看来,经营企业是非常简单的事,他认为,经营失败,主要是三观不正确。

所谓世界观,是对世界的基本看法和观点。以前,人们认为地球是平的,哥白尼认为是圆的,被活生生烧死了;麦哲伦相信哥白尼,第一个环绕地球转了一圈。世界观不同世界真的不同。

哥白尼被烧死,因为他对世界的看法和观点与大家不同。新冠病毒流行期间大家为病毒的起源,方方的日记、新闻发言人的言论、官员的态度、各种防治的方法,甚至戴不戴口罩……争吵不休。世界观不同其实是人类战争的根源。

各个国家的人们三观不同,这次我们深刻地见识了。由于三观不同,各国防治新冠病毒的方法也不同。本来,八仙过海各显神通,大家都没有批评别人的资格。家家有本难念的经啊,不是吗?

但戴口罩是预防呼吸道病毒最重要的方法,如果法律、文化、风俗违背了科学,那么,应该修改的是法律、文化、风俗,而不是修改科学。

修改法律、文化、风俗很难,因为需要修改一个国家一个民族的三观和认识!

有一个困绕了我20年的法律难题,我一直看不到方向。但我最近只是改变了一下世界观,就轻易解决了。值得纪念的2020年4月16日,这天我说了一句妙语:世界观不同世界就是不同!

三、跑不赢平均寿命的医生都不是及格的医生?

昨天看到许志恩同学写了篇文章《医生是终身的病人》,他多病,故感慨。我告诉他:“如果许兄用多些世界观看病,你这病也许很容易的。我病多,所以经验也多。”

说“十男九痔”这种最常见的病吧,我大学时就已经发病了,到46岁时,严重到一年有半年便血。但之后,因为患了肿瘤,我改变了自己的生活方式与饮食结构,结果12年过去,痔疮几乎没有再复发,我都忘记它的存在了。但我知道,一个人要改变自己的生活方式与饮食方式非常困难,他得改变了自己的三观。

当年SARS流行,一位生化博士的同学为了让我相信护肤品可以抗衰老,与我讨论了2个月,还带我去见了他的导师……后来我做出了一个改变我自己三观的护肤品。我的感悟是:如果你在这问题上三观正确,也可以像我一样,瘦到有几块腹肌,但也许60岁眼部可以没有皱纹。

这位同学在大学时就提出了“思维病”这样的概念,认为思维方式可以致病。我站在另外的角度,认为思维方式可以治病。

我写过篇《凡有哲学,皆可治病;凡有哲学,皆可致病》,认为有智慧的人,起码要活过87岁。翻查美国医生的平均寿命就知道,这其实很难。美国医学公认最发达,但他们的医生只是比常人多活一岁(《希氏内科学》资料)。这次新冠病毒流行,某些发达国家超高的病死率让世界大跌眼镜。他们出了什么问题我不知道,但看同学群里中国医生与美国医生辩论争吵,我会反省自己学过的医学,我不认为都是正确的。

查理总是嘲笑哈佛大学的金融高材生与教授,因为他们跑不赢道琼斯指数。其实,同样可以嘲笑哈佛大学的医学高材生与教授,因为他们也没有把握跑赢平均寿命。从高处看,跑不赢平均寿命的医生都不是及格的医生?

四、宅家的好处是思考

张文宏的金句:“闷两个礼拜,少说话,思想就出来了。”——宅家的好处是思考,这是一种修行。传说中,武林高手都是通过闭关提高修为的。

当年SARS流行期间,受生化博士的同学启发,我做出了一个改变我自己三观的护肤品,消除了自己眼部的皱纹与脸上常年的脱皮。

这次新冠病毒流行期间,结果,我做出了抗皱效果比原来眼霜更强2倍以上的产品,我想,我也许可以保持腹肌,60岁,甚至65岁以上没有皱纹。

眼霜问题其实也是三观问题?因为三观决定你的选择,决定你的生活方式….等等。别说眼霜如此复杂的产品,就是防晒霜这么简单的产品,99%的美女选不到及格标准(不刺眼、 不退减、PA++++、SPF>15) 的,因为他们只知道单一看SPF,还以为越高越好。

我一向认为医生得有两种以上的世界观,如同查理认为金融分析师得有多元学科智慧。这次疫情,看到了一种世界观的同学可能会智商归零,更坚定了多元哲学的观点。所谓中庸,不是中和,而是权衡。时左时右,有时中立,有时左右开弓。

我近年写东西并不想让更多人看,所以设置了密码。曾经和同学讨论哲学问题,写了篇《所谓哲学家,是有双重以上哲学系统的人》,我让5位同学看了,没想他们发表的评论比我原文的字数还多,而我在后台看到有近2000的浏览量,也不知同学们转到哪去讨论了。谈到三观,注定会引起巨大争议,无论政府还是民间。